公告:
奥美普林 您当前所在位置:注册送35体验金 > 奥美普林 > 正文

在近 95%水产养殖面积中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10-07 13:17
养殖业抗生素的使用及其潜在危害_畜牧兽医_农林牧渔_专业资料。养殖业抗生素的使用及其潜在危害 【摘要】 细菌耐药性和食品安全问题业已引 Qi 全球的普遍关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畜牧养殖业滥用抗生素对于细菌耐药性的出现和耐药基 因的传播 Qi 着重要作

  养殖业抗生素的使用及其潜在危害_畜牧兽医_农林牧渔_专业资料。养殖业抗生素的使用及其潜在危害 【摘要】 细菌耐药性和食品安全问题业已引 Qi 全球的普遍关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畜牧养殖业滥用抗生素对于细菌耐药性的出现和耐药基 因的传播 Qi 着重要作用。了解养

  养殖业抗生素的使用及其潜在危害 【摘要】 细菌耐药性和食品安全问题业已引 Qi 全球的普遍关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畜牧养殖业滥用抗生素对于细菌耐药性的出现和耐药基 因的传播 Qi 着重要作用。了解养殖业抗生素的使用现状和滥用抗生素对人类健康的潜在危害,对 Wo 国限制及禁止畜牧养殖业抗生素的使用具有重 要作用。 【关键词】 抗生素; 畜牧养殖业; 细菌耐药性 ABSTRACT The increasing emergence of bacterial pathogens resistant to currently available antimicrobial agents continues to drive international efforts to address the issue of drug resistance as a major public health and food safety issues. Accumulating evidences indicate that the use of antimicrobial agents in livestock breeding is also an important contributing factor in the emergence of resistant bacteria and dissemination of resistant genes. Therefore, it is important to understand the use of antimicrobial agents in food ? producing animals and the potential risks to human health for controlling and banning the use of antimicrobials in livestock. KEY WORDS Antibiotic; Livestock;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Wo 国畜牧业和水产业发展迅速,据统计,2004 年全国肉类、禽蛋、奶类总产量分别达到 7244.8 万吨、2723.7 万吨和 2368.4 万吨,畜牧业总产 值突破 1 万亿元,禽蛋和肉类产量均居世 Jie 首位;水产品总量也连续几年居世 Jie 第 1,2005 年产量已超过 4000 万吨[1]。为了使 Wo 国畜牧 养殖业健康有序发展,生产安全的畜、水产品,了解 Wo 国养殖业中抗生素的使用现状,为控制和限制抗生素在养殖业中的使用提供科学依据具有 重要意义。 1 作为促生长剂的饲用抗生素 1.1 饲用抗生素发展 自 1949 年第一在仔猪和雏鸡饲养中使用抗生素以来,饲用抗生素的应用已有近 60 年的历史,其发展可分为 3 个阶段。20 世纪 50~60 年代为 第 1 阶段, 饲用抗生素为人、 畜共用的抗生素。 年代以后, 60 人们逐步认识了细菌耐药性的产生及其转移机制和饲用抗生素对人类健康的可能危害, 提出了饲用抗生素应与人用抗生素分开,并开始研制专用饲用抗生素。20 世纪 80 年代进入第 3 阶段,重点是筛选研制无残留、无毒副作用、无抗 药性的专用饲用抗生素,并与人用抗生素分开,以保证饲用抗生素的绝对安全。 1.2 饲用抗生素存在的问题 因为抗生素作为促生长剂使用所引 Qi 的病原菌耐药性和抗生素在动物体内及其产品中的残留问题,世 Jie 上取消饲用抗生素的呼声越来越高 [2,3]。事实上世 Jie 上不少国家已限制或禁止在饲料中使用青霉素、链霉素、4 环素、泰乐星、卡那霉素、庆大霉素等抗生素,尚在使用的抗 生素,特别是人、畜共用的抗生素,也有严格的限制措施。这些措施包括:批准和限制本国饲用抗生素的品种、应用对象、使用剂量、停药期,制 定畜产品中抗生素的最大允许残留标准,制定相关法律条文,设立监查机构监督执行等。 1.3 国内、外养殖业抗生素的使用现状 随着集约化畜牧业的发展,家畜的疾病也越来越复杂,兽药和抗生素饲料添加剂的使用量也日渐增加。据估计,Wo 国每年抗生素原料生产量约 为 21 万吨(化学工业学会和制药工业学会 2005 年统计数据),其中有 9.7 万吨(占年总产量的 46.1%)的抗生素用于畜牧养殖业。Wo 们于 2007 年对 国内 5 省、市进行的畜牧养殖业滥用抗生素的现场调查显示,饲养场滥用抗生素现象相当严重。使用抗生素的种类包括 β ?内酰胺类的阿莫西林、 氟喹诺酮类的诺氟沙星、氨基糖苷类的庆大霉素和新霉素、大环内酯类的红霉素、林可酰胺类的克林霉素等。给药方式主要是加在饮用水中使用, 而这种给药方式已被证明是最易导致细菌产生耐药性的。 家禽生产中 90%的抗生素被作为饲料添加剂[4]。因为 Wo 国许多制药厂商具备模仿生产高端抗生素的能力,使得兽用抗生素的更新几乎与人 类临床用抗生素同步,而且售价非常低廉。 Wo 国现有水产养殖面积 573 万公顷,以绿色、无公害水产养殖面积(在绿色和无公害养殖水面禁止使用各种抗生素、激素类药物)仅占 5%(约 30 万公顷)。在近 95%水产养殖面积中,人为保持生物体密度过大,为防止感染疾病的暴发,盲目地在水中投放抗生素,如氯霉素、土霉素、呋喃唑酮 等[5]。据国外报道,氯霉素直接加入水中治疗黏细菌病,用量为 2~4ppm。土霉素混入饵料或直接溶于养殖水体,用于抑制细菌病的发生。据揣 测 Wo 国水产养殖过程中的用药量 1 般不低于国外报道的剂量[6]。 按照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资料,美国使用的抗生素促生长剂包括 17 大类,几乎包括了治疗人类感染的全部抗生素种类[7]。每年 有 18000 吨抗生素用于农业畜牧业,其中 12600 吨用于非治疗用的促生长剂。据荷兰官方统计,1996 年用于人类治疗的万古霉素总量仅为 1500kg, 而用做饲料药物添加剂的同类抗生素达到 80000kg,是人类用药量的 53 倍。从 1992 年到 1996 年,澳大利亚平均每年人用万古霉素的治疗用量为 528kg,作为饲料药物添加剂的同类抗生素用量达到 62000kg,是人类治疗用量的 119 倍。在丹麦,每年供人类治疗用的万古霉素惟有 24kg,而养 殖业却消耗了 24000kg 糖肽类抗生素同类药物。 在鲇鱼、3 文鱼和龙虾养殖中经常使用土霉素和奥美普林/磺胺 2 甲氧嘧啶。2001 年~2003 年美国平均每年销售奥美普林/磺胺 2 甲氧嘧啶 17340kg;2001 年销售土霉素 15200kg,2002 年销售 7134kg[8]。关于养殖水中抗生素的浓度调查资料不多[9],有资料表明在治疗鱼病或养殖 排水中土霉素的含量非常低,约为 0~2.3μ g/L,奥美普林/磺胺 2 甲氧嘧啶为 0~15μ g/L。 2 养殖业滥用抗生素的危害 2.1 抗生素残留对人的直接影响 人体经常摄入低剂量的抗生素残留物,会逐步在体内蓄积而导致各种器官发生病变。抗生素的残留对人体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变态反应、过敏反 应、免疫抑制、致畸、致癌、致突变等作用[10]。有报道在分别食用了含有 10、4、2、0.06 或 0.03 IU/ml 青霉素的奶以后,发生了广泛性瘙痒、 红疹、头疼等过敏反应。人在食用了屠宰前 3d 使用过青霉素的鲜猪肉后(猪肉中含青霉素 0.45IU/g)出现了红疹[11]。 氯霉素可引 Qi 人肝脏和骨髓造血机能的损害,导致再生障碍性贫血和血小板减少、粒状白细胞减少症、肝损伤等。呋喃唑酮及其代谢物可使 动物致癌。为此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世 Jie 卫生组织(WHO)和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 (FDA)禁止在食用动物饲养过程中使用氯霉素和呋喃唑酮。 2.2 抗生素残留对人类的间接影响 抗生素的代谢途径多种多样,但大多数以肝脏代谢为主,经胆汁由粪便排出体外。1 些性质稳定的抗生素排泄到环境中后形成环境中的药物残 留。这些残留的药物可通过畜禽产品直接蓄积于人体或通过环境释放蓄积到其它植物中,并最终以各种途径汇集于人体[11],导致人体的慢性毒 性作用和体内正常菌群的耐药性变化。 2.3 细菌耐药性对人类的危害 因为在食用动物养殖中抗生素被广泛应用,细菌耐药性的问题日趋严重和复杂。细菌耐药性不止使抗生素的疗效降低,表现在药物剂量增大、 疗程延长、复发率升高等,而且还会引 Qi 并发症,导致死亡率升高。1997 年,美国明尼苏达州空肠弯曲菌感染的大流行,卫生部门报道抽检了超 市的鸡肉和火鸡肉,鸡肉被污染率为 70%,其中 20%的分离菌株有耐药性;火鸡被污染率为 58%,其中 84%对治疗弯曲杆菌病的抗生素有耐药性。流 行病调查证明,患者多是因为食用了未煮熟的肉食品所致[12]。按照最近 WHO 统计表明,食源性疾病的实际发病数比报告的病例数多 300~500 倍,全世 Jie 因食物污染而致病者已达数亿[13]。 动物源性耐药细菌的耐药性向人类的转移,给人类的健康形成巨大影响,甚至威胁到人类的生命安全。据 WHO 引用美国的统计资料表明,每年 仅因为感染空肠弯曲菌、产气荚膜梭状芽孢杆菌、O157 和 H7 大肠埃希菌、单核细胞增多性李斯特菌、沙门菌、金葡菌等就形成美国 330~1230 万 人患病和约 3900 人死亡,每年的经济损失约为 65~349 亿美元[14]。1997 年美国明尼苏达州发生的弯曲杆菌感染流行之因此引 Qi 人们的惊慌, 1 个重要原因是弯曲杆菌对氟喹诺酮类抗菌药有严重耐药性,而氟喹诺酮类抗菌药被广泛应用于人类来治疗弯曲杆菌引 Qi 的疾病。 养殖业中使用抗生素的目的主要是治疗细菌感染性疾病、预防细菌感染性疾病的发生(使用剂量低于治疗剂量)及作为饲料添加剂促进动物生长 (其使用剂量 1 般为治疗剂量的 1/10~1/5)。虽然使用抗生素有可能降低养殖成本,但长期使用抗生素可诱导耐药菌的出现[15],尤其在动物中 长期使用低于治疗剂量的抗生素(如预防剂量和促生长剂量)可加速耐药细菌的出现。耐药菌 1 旦在养殖动物中出现并在动物间传播,将使大规模养 殖动物成为庞大的耐药基因储藏库,如近期美国市售鸡肉中分离的沙门菌和空肠弯曲菌已普遍对多种抗生素耐药[15,16]。有研究显示,食品中 的耐药菌可以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传递给食用动物的最终消费者——人类,对人类临床感染的治疗产生严重威胁。 2.4 抗生素残留对动物的影响 大量抗生素被摄入机体后随血液循环分布于淋巴结、肾和肝等器官,使畜禽机体免疫力下降,病原菌乘虚而入形成更严重的危害。长期、大量 使用抗生素会形成动物肠道内菌群失调,破坏微生态环境。 2.5 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动物使用的抗生素主要以原形或代谢物的形式随粪、尿等排泄物排除,残留于环境中,对土壤环境、表层水体等生态环境带来不良影响,并通 过食物链对生态环境产生毒害作用[17]。欧共体每年抗生素的消耗量达 5000 吨,其中 4 环素的用量达 2300 吨。据估计,国内 1 个万头猪场每年 向环境中排泄的金霉素等原形药物约 300~500kg。 3 养殖业滥用抗生素对经济的影响 3.1 抗生素残留对动物性产品出口的影响 在国际市场中,Wo 国的自然资源丰富,加之农产品又是劳动密集型产品,因此 Wo 国农产品的出口 1 直具有 1 定的优势。随着国际贸易中绿 色壁垒的逐步加强,Wo 国农产品出口受到的影响越来越大[1]。近年 Wo 国有 90%的农业及食品出口企业受国外绿色壁垒措施的影响,每年损失约 90 亿美元[18]。另外肉类出口仅占国内肉类总产量的 1.3%[19],占世 Jie 肉类出口总量的 3.6%,主要原因就是动物疫病和药物残留问题没有 得到很好地处理[20]。 3.2 国内动物性食品抗生素残留状况 2006 年 11 月,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外公布的专项抽检结果,从当地批发市场、连锁超市、宾馆饭店采集的 30 件冰鲜或鲜活多宝鱼样 品均检出硝基呋喃类代谢物,同时部分样品还分别检出恩诺沙星、环丙沙星、氯霉素、红霉素等抗生素残留,部分样品土霉素超过国家标准限量要 求[21]。这 1 事件在国内引 Qi 了极大的关注。 2007 年 7 月,农业部新闻办公室发布农产品质量安全概况,2007 年 1 月、4 月两次畜产品中抽检磺胺类药物残留监测平均合格率分别为 98.8% 和 99.0%,超市、批发市场和农贸市场磺胺类药物监测合格率分别为 98.7%、99.0%和 99.2%。水产品中氯霉素污染的平均合格率为 99.6%,超市、 批发市场和农贸市场分别为 100%、99.7%和 99.3% 虽然 Wo 国近年来畜产品质量安全合格率总体呈上升态势,但各种调研数据仍然让 Wo 们对国内畜产品的抗生素残留状况表示担忧。在超市的食 用动物内脏产品、 生乳及养殖场动物尿样和饲料样中均有检出氯霉素、 环素类、 4 磺胺类、 硝基呋喃类代谢产物的报道, 各种抗生素的检出率在 3.3%~ 50%不等[22~27]。 3.4 禁用抗生素促生长剂对经济的影响 禁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可能会导致饲养成本的增加。主要原因 1 是因为动物发病率提高加大治疗费用,2 是因为采用新型饲料添加剂的成本高 于抗生素,3 是因为饲养管理更加严格会增加管理费用。美国的资料估计停用抗生素饲料添加剂,肉鸡的生产每年将增加成本 30 亿美元[28]。据 统计,瑞典和丹麦在全面停用抗生素作为猪饲料添加剂后,猪肉的价格上涨了 3%左右。有资料估计在畜牧业禁用抗生素后,猪肉和牛肉的价格可能 每磅分别增加 3 和 6 美分、鸡肉每磅增加 1 美分[29]。另外,2007 年 发表的 700 万家禽饲养调查显示,停用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并不会加大养殖业成本,也不会影响市场的有效供应。 丹麦在禁止使用抗生素添加剂以后,鸡中耐万古霉素肠球菌从 80%减少到 10%,猪分离的万古霉素耐药株从 65%降至 25%,可节约费用达 2550 万美元[29]。值得注意的是,畜牧养殖业禁用抗生素增加的成本,与使用抗生素每年 300 亿美元的费用和死亡 9000 人相比较,禁用抗生素促生 长剂对经济和人类健康更为重要。 4 养殖业滥用抗生素与食源性病原菌的耐药性 国家食源性疾病监测网数据显示,1992 年~2001 年 10 年间,监测网地区食源性疾病的发病率整体呈下降趋向。微生物为主要的致病因素,其 中以副溶血性弧菌、沙门菌为代表,其耐药性有增强的趋向[30,31]。有报道在 622 株腹泻病原菌耐药性调查中,弧菌科分离率最高,为 458 株, 占 34.4%;肠杆菌科为 140 株,占 10.1%。弧菌属、志贺菌属和沙门菌属对复方磺胺甲口恶唑和氨苄西林耐药率高达 85%~90%[32]。 抗生素在水产养殖业上低剂量、长期使用,容易导致耐药菌株的出现和蔓延。有调查表明,与水产动物感染相关的副溶血弧菌、溶藻弧菌、海 鲷弧菌和嗜水气单胞菌对常用抗生素氨苄西林、 复方磺胺甲口恶唑、 环素、 4 氯霉素和环丙沙星均产生 1 定的耐药性, 且逐年有不同程度的增加 [33~ 35]。 美国有数百万人患食源性疾病,其中 32.5 万人住院治疗,5000 人因此死亡[36]。英国有 6 万食源性病人住院治疗,1800 人死亡[37],其 中主要的食源性病原菌为大肠埃希菌 O157、空肠弯曲菌和沙门菌。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每年达 14 亿美元,196 万患者所负担的费用达 7 亿美元之 多,尤以耐药菌株感染突出。研究证明,鸡和猪分离菌株的耐药性与畜牧业使用抗生素有关[38,39],其中,耐万古霉素的肠球菌与食源性动物 使用阿伏帕星密切相关[40,41]。此外,畜牧业使用抗生素与人分离菌株耐药性具有 1 定的相关性也已被很多研究所证明[42,43]。 5 法规与监督 Wo 国兽药使用及管理由农业部负责。为加强饲料、兽药和人用药品管理,防止在饲料生产、经营、使用和动物饮用水中超范围、超剂量使用兽 药和抗生素添加剂,杜绝滥用违禁药品的行为,按照《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兽药管理条例》和《药品管理法》的有关规定,农业部、 卫生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2002 年 2 月 9 日公布了《禁止在饲料和动物饮用水中使用的药物品种目录》。1999 年农业部发布了《动物性食 品中兽药的最高残留量》的通知,规定了对 101 种兽药的使用品种及在靶组织的最大残留限量。此外,《水产养殖质量安全管理规定》、《水产苗 种管理办法》及《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的制定,为水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提供了法规保障。其中渔药使用、药物残留限量和渔用饲料安全限量等有关 水产品质量安全的基础性标准的制定取得突破性进展[44]。 伴随小康社会的建设,Wo 国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生活质量将日益改善,特别是在肉、蛋和奶等动物源性食品的消费上越来越注重安全和 质量,限制或完全消除动物性产品的抗生素残留,必须做到有法必依,加强养殖、流通和销售环节的监管力度。 【参考文献】 [1] 孔凡真. Wo 国肉类企业的现状与展望[J]. 山东食品科技,2004,6(5):3~5. [2] Gorbach S L. Antimicrobial use in ani [来源:论文服务网 mal feed ? time to stop [J]. New Engl J Med,2001,345(16):1202~1203. [3] Alliance for the prudent use of antibiotics. The need to improve antimicrobial use in agriculture: Ecological and human health consequences[J]. Clin Infect Dis,2002,34(S3):S71~S144 [4] 李凯年,姜荃. 严格控制药物残留,确保动物性食品安全[J]. 山东饲料,2004,1:13~16. [5] 王素凤,杨希存. 近海污染与人类健康[J]. 医学动物防制,2004,20(1):62~64. [6] 孙会. 饲料因素与生态畜牧业的发展[J]. 畜禽业,2005,3(7):24~25. [7] Anderson A D, McClellan J, Rossiter S, et al. Appendix a public health consequences of use of antimicrobial agents in agriculture [M]//Knobler S L, Lemon S M, Najaf C M, et al. The resistance phenomenon in microbes and infectious disease vectors: Implications for human health and strategies for containment: Workshop Summary. Washington: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2003,231~243. [8] MacMillan J R, Schnick R, Fornshell G. Volume of antibiotics sold (2001 and 2002) in US domestic aquaculture industry [J]. Prev Vet Med,2006,73(1):197~202. [9] MacMillan J R. Aquaculture and antibiotic resistance: a negligible public health risk [J]. J World Aquac Soc,2001,32(1):49~ 51. [10] 杨华,许冰白. 畜禽产品中药物残留监控的进展及重要意义[J]. 兽药与饲料添加剂,2001,6(4):39~41. [11] 陈西钊,朱蓓蕾. 食品动物组织中兽药结合残留的毒性[J]. 我国农业科学,1995,28(6):74~82. [12] Barke M G, Wilson N A. Chicken meat is clearly the most important source of human Campylobacter infection in New Zealand [J]. N Z J Med Lab Sci,2007,61:44~47. [13] 凌文华,朱惠莲. 控制食源性疾病是 1 项全球关注的公共卫生问题[J]. 疾病控制杂志,1999,3(4):304~306. [14] Shan S A. 金黄色葡萄球菌红霉素耐药基因由禽类菌株向人类临床菌株的转移[J]. 国外医学微生物学分册,2002,25(1):46~47. [15] Luo N, Sahin O, Lin J, et al. In vivo selection of Campylobacter isolates with high levels of fluoroquinolone resistance associated with gyrA mutati ons and the function of the CmeABC efflux pump [J]. 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2003,47(1):390~394. [16] Cui S, Ge B, Zheng J, et al. Prevalence and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of Campylobacter spp. and Salmonella serovars in organic chickens from Maryland retail stores [J]. Appl Environ Microbiol,2005,71(7):4108~4111. [17] Balter M. Scientific cross claims fly in continuing beef war [J]. Science,1999,284(5419):1453~1455. [18] 田晓菁. 绿色壁垒对 Wo 国农产品出口的影响及对策[J]. 开发研究,2007,7(2):46~50. [19] 彭剑虹. Wo 国动物源性食品质量安全问题、危害及其监管对策[J]. 世 Jie 标准化与质量管理,2004,16(2):42~45. [20] 于维军. 动物疫病对 Wo 国畜产品贸易的影响及对策(上)[J]. 肉品卫生,2005,35(10):12~14. [21] 叶佳林. “多宝鱼”事件的思索[J]. 我国水产,2006,12(1):14~16. [22] 管恩平. 我国肉品安全卫生状况分析[J]. 我国食品卫生杂志,2007,19(1):12~15. [23] 凡强胜,蹇慧,刘力,等. 重庆猪肉(肝)中几种抗生素类药物残留研究[J]. 吉林畜牧兽医,2006,27(3):9~11. [24] 覃志英,苏小川,黎军,等. 动物性食品中 3 种药物残留状况调查及分析[J]. 广西医科大学学报,2006,23(3):503~504. [25] 刘月淑,王红娅,于明哲,等. 709 份纯牛奶中抗生素残留量的调查分析[J]. 宁夏医学杂志,2007,29(5):470~471. [26] 李喜仙,吕全军,侯玉泽. 鲜牛乳消毒牛乳中抗菌类兽药残留对比研究[J]. 医药论坛杂志,2006,27(21):58~59. [27] 刘维华,晁向阳,蒋安文,等. 从部分兽药残留检测状况浅谈畜产品质量安全[J]. 我国兽药杂志,2006,40(5):48~51. [28]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Costs of eliminating subtherapeutic use of antibiotics, chapter 7 [M]. Washington: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1999:79. [29] Graham J P, Boland J J, Silbergeld E. Growth promoting antibiotics in food animal production: an economic analysis [J]. Public Health Rep,2007,122(1):79~87. [30] 刘秀梅,陈艳,王晓英,等. 1992~2001 年食源性疾病暴发资料分析——国家食源性疾病监测网[J]. 卫生研究,2004,33(6):725~727. [31] 刘秀梅, 程苏云, 陈艳, 2003 年我国部分沿海地区零售海产品中副溶血性弧菌污染状况的主动监测 等. [J] 我国食品卫生杂志, . 2005, 17(2): 97~99. [32] 姜波,方云霞,苏兆兰,等. 烟台地区急性腹泻病原菌及耐药性分析[J]. 中华检验医学杂志,2000,23(6):36. [33] 李爱华,蔡桃珍,吴玉深,等. Wo 国鱼类病原? 嗜水气单胞的耐药性研究[J]. 微生物学通报,2001,28(1):58~63. [34] 石亚素,童国忠,薛超波,等. 舟山养殖大黄鱼烂尾病中哈氏弧菌的分离鉴定及药敏试验[J]. 我国卫生检验杂志,2005,15(3):267~269. [35] 刘军,赵婷. 副溶血弧菌致病性及耐药性分析[J]. 我国卫生工程学,2005,4(5):321. [36] WHO, Food?borne Disease: A focus for health education [M]. Geneva: WHO,2000:1~6 [37] Mead P S, Slutsker L, Dietz V, et al. Food?related illness and death in the United States [J]. Emerg Infect Dis,1999,5(5):607~625. [38] Engel C. Wild Health: How animals keep themselves well and what we can learn from them [M]. London: Weindenfeld & Nicolson,2002:24~38. [39] Lathers C M. Clinical pharmacology of antimicrobial use in humans and animals [J]. J Clin Pharmacol,2002,42(6):587~600. [40] Shea K M. Antibiotic resistance: what is the impact of agricultural uses of antibiotics on children′s health [J]. Pediatrics,2003,11(2):253~258. [41] Garofalo C, Vignaroli C, Zandri G, et al. Direct detection of antibiotic resistance genes in specimens of chicken and pork meat [J]. Int J Food Microbiol,2007,113(1):75~83. [42] Helms M, Simonsen J, Olsen K E, et al. Adverse health events associated with antimicrobial drug resistance in Campylobacter species: a registry?based cohort study [J]. J Infect Dis,2005,191(7):1050~1055. [43] Molbak K. Spread of resistant bacteria and resistance genes from animals to humans? the public health consequences [J]. J Vet Med,2004,51(8~ 9):364~369. [44] 赵丹宇. 食品中激素类、抗生素物类物质的残留污染及管理[J]. 我国食品卫生杂志,2003,15(1):58~64. 美力盾 致力于绿色饲料添加剂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 杭州浩博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 联系地址:杭州市益乐路方家花苑43号2楼
  • 电 话:0571-85360638
  • 传 真:0571-85360638